茄子换机app下载安装

達芙妮,年方二十九歲,身高一米七六,體重六十三公斤,三圍——被抓當晚,她正在參加墨西哥全國模特頒獎晚會。

有誰能想到,在墨西哥全國模特大獎賽上勇奪冠軍、被稱為百變嬌娃的達芙妮,會是佐羅的獨生愛女,藍旗遊擊隊內定的新一任繼承人?

墨西哥為抓捕她,付出瞭數十士兵傷亡的代價,現在卻要把她放走,官方是一種什麼心情,那是可想而知的瞭。

這種超級要犯,當然不能關在一般監獄內,要不然早就被藍旗遊擊隊給劫走瞭,而且她在被關押期間,還不敢輕易拷問她。

所以達芙妮在坐牢期間,就像是在度假那樣,可以看電視,看書,聽音樂,甚至一日三餐都得變著法的提供,才能被她滿意。

距離世界聞名的酷庫爾坎金字塔不足百裡的地方,有個被群山圍繞的軍事禁區。

禁區最中間位置,是一個直徑百米,深達六十米的天坑,下面就是墨西哥檔次最高的監獄瞭,在成編制的駐軍看護下,別說是藍旗遊擊隊瞭,就算是正規軍隊,要想攻陷這兒,也要付出最為慘重的代價。

晚上十點,皎潔的月光從天坑上方投射下來,與下面燈光融合在一起,把坑底照的亮如白晝。

坑底是相當平坦的水泥地面,中間位置,竟然還有一個遊泳池,旁邊擺放著白色桌椅,上面擺著紅酒,果盤等,不遠處有一對對荷槍實彈的軍人,不時交叉走過。

清澈的遊泳池內,有一個女人在遊泳,身上沒穿任何衣服,皮膚雪白,就像一條美人魚在海中遨遊,噗通噗通的打水聲,在半密封的坑底下來回的回蕩。

嘩啦一聲,遊到遊泳池盡頭的美人魚從水裡鉆瞭出來,左手一撐岸邊,靈巧的坐在瞭岸邊,屈起雙膝抬手擦臉。

每當這個時候,就是達芙妮給那些看押她的單身狗們,發福利的時候,所有巡邏軍人的目光,都會落在她健美的嬌軀上,帶著垂涎的貪婪,不住地咽口水。

有的更是直接撐起瞭帳篷,恨不得不顧一切的撲上去,把這個時裝臺上的百變嬌娃,給摧殘至死。

隻是沒有敢這樣做,就連天坑的最高長官,也不敢打她的主意。

如果一旦發生在其它監獄內,算是很正常的猥瑣女犯人案,就算官方不追究,佐羅也會把他全傢都殺光。

隻能看,不能吃的滋味,確實不怎麼好受。

這更加助長瞭女人的囂張氣焰,故意搔首弄姿,把她女性成熟的魅力放電般向外釋放,啪、啪作響——實際上,她是個女同,在藍旗時也從來不對任何男人感興趣,曾經有個小頭目,精蟲上腦下找機會夜潛她的閨房,結果在即將成功挺進時,卻被她趁機一刀紮瞭個透心涼。

事後,她又把小頭目殘忍的分屍,把那可憐孩子的那東西泡在瞭酒中,擺在瞭她房間內。

駐紮天坑的警備部隊士兵,基本也都知道她是女同,所以在她故意釋放女人魅力時,就算不上是享受瞭,而是一種折磨。

所有人都盼著她趕緊滾粗,一槍斃掉也行,就是不要再從眼前晃悠瞭——軍中的性侵犯案,自從她住進來後,就直線上升。

達芙妮卻很享受這種感覺,像往常那樣姿勢優雅的抬起雙臂梳攏秀發,顯得她胸前那對半球更加飽滿,要不就故意跪伏在地上,伸手去撈遊泳池內的清水——

叮的一聲電梯門開時的響聲,總算幹擾瞭許多士兵望著那兩輪圓月狂咽口水的難受,回頭看向那邊,就看到一行人腳步匆匆的走出瞭電梯,為首的正是天坑最高長官馬克斯上校。

“敬禮!”

隨著一聲嘶吼,所有巡邏士兵咣地跺腳,揮手敬禮。

馬克斯上校抬手換禮後,停步看向瞭遊泳池那邊。

就像沒看到有人來瞭那樣,達芙妮依舊跪在遊泳池邊,歡快的戲水。

馬克斯隻看瞭一眼,就趕緊挪開目光,對旁邊隨行的國傢反恐局長奧巴卡少將,低聲說瞭幾句什麼。

相比起馬克斯,奧巴卡少將的定力,明顯高瞭不止一籌,看向達芙妮的目光古井無波。

呼,總算是要把這個妖精弄走瞭。再不讓她走,我們會死人的!

所有巡邏士兵,都在暗中長松一口氣。

“怎麼,要放我走?”

看到有人走過來後,達芙妮總算是坐在瞭椅子上,一雙白嫩修長的美腿,擱在桌子上,端起一杯紅酒淺淺抿瞭一口,笑道:“狄娜呢、她的態度不是很強硬嗎?”

聽她這樣說後,奧巴卡臉色立即一變,看向瞭馬克斯上校。

達芙妮被關在號稱全世界最森嚴的天坑監獄,竟然知道外界發生的事,這證明瞭什麼?

隻能證明駐紮天坑的部隊中,有人在向她傳遞外界的最新消息。

同時也代表著,如果她想越獄的話,也不是不可能。

她沒有越獄,而是在這兒安心享受瞭兩個月的美好時光——藍旗遊擊隊在策劃這次震驚世界的佈偶島綁架案時,是不是也有她的一份意見?

“將軍,我會徹查到底,一經發現,絕不輕饒!”

馬克斯渾身一顫,立即低聲匯報。

“唉,不用瞭。”

奧巴卡定定的看著他過瞭片刻,輕輕嘆瞭口氣,對身邊兩個隨行軍官擺瞭擺手:“帶她走吧,別忘瞭給她穿上衣服。”

有著上百年歷史的藍旗遊擊隊,在墨西哥各界各個層次的滲透力,那是無法想象的,要不然這麼多年來,官方費瞭那麼大力氣,也沒抓到佐羅。

所以在天坑駐紮部隊中,會混有藍旗的人,這也沒什麼奇怪的,沒必要就因此而在部隊中徹查,造成大清洗,水至清則無魚嘛,馬克斯上校肯定也不知道,親自前來提放達芙妮的奧巴卡少將,在來之前也曾經秘密會晤過某神秘人物。

現在他的懷裡,還揣著一千萬美金的現金支票。

高個子軍官低聲答應瞭聲,與矮個子的黑人同伴對望瞭眼,快步走到瞭達芙妮身邊,語氣生硬的說:“達芙妮小姐,請穿上衣服,隨我們走。”

“不想走啊,住在這兒多舒服,什麼工作也不用做。唯一的遺憾呢,這兒的男人都是軟骨頭,沒人敢碰我一下,讓我饑渴難耐。”

達芙妮眼波流動,在高個子軍官臉上掃過,稍稍愣瞭下,媚笑道:“喲,還是個帥哥呢,來自亞洲的移民?不錯,我喜歡。有沒有興趣加入藍旗?如果想呢,我肯定虧待不瞭你。怎麼樣,考慮下。”

達芙妮說著,動作輕佻的抬起右腳,秀美的足尖,從高個子軍官下巴上輕輕滑落,最終停在瞭他的胯間,腳趾靈巧的張開,就要去夾那個東西。

“達芙妮小姐,請穿上衣服,隨我們走!”

高個子軍官後退一步,把剛才的話重復瞭一遍,看著達芙妮的眼神,卻有瞭明顯的邪氣。

“帥哥,我讓你給我穿。”

達芙妮吃吃的笑著,故意昂起飽滿的胸膛,香舌蛇兒般的從上唇掃過:“最好呢,在穿衣服之前,我們能好好做一場。這麼久沒有被男人滋潤,我都快幹死瞭——啊,哦!”

達芙妮的驚叫聲中,高個子軍官伸手,把她從藤椅上拖瞭下來,動作粗暴,毫無惜香憐玉之心,把她狠狠摔倒在瞭水泥地上。

不等剛才還故意發騷的達芙妮爬起來,高個子軍官撲上去,抬腳狠狠踢在瞭她的肋下,疼地她臉色攸地煞白,張嘴想慘叫,卻因為太疼,竟然發不出叫聲,唯有發出眼鏡蛇在吐信子的那種嘶嘶聲。

矮個子黑人軍官也不甘落後,一把采住她頭發,抬手就是一個大嘴巴。

耳光聲響亮,在天坑內久久回蕩不絕。

包括馬克斯在內的所有駐紮官兵,都驚呆瞭,偶也,上帝,這倆哥們也太猛瞭吧,敢這樣毆打達芙妮,就不怕全傢被佐羅殺光?

不過也確實是好漢,算是為我們出瞭一口鳥氣,早就看不慣這個臭女人瞭!

唯獨奧巴卡,好像早就料到會發生這種情況瞭,眼神輕蔑的自達芙妮臉上掃過,轉身快步走瞭電梯那邊。

等達芙妮眼前嗡嗡的小星星散去後,身上已經被裹上瞭一襲黑色長袍,被兩個軍官架著左右雙臂,走向電梯。

“混蛋,我要殺瞭你們,我一定要殺瞭你們!”

達芙妮既然是佐羅的獨生女,藍旗遊擊隊新一任繼承人,自身肯定也具備相當高的武力值,但她在這兩個軍官手裡,卻像個佈偶那樣,沒有絲毫抵抗力,唯有嘶聲大罵。

砰地一聲,高個子軍官右肘,重重擊打在瞭她左肋下,嘶罵聲立即停止瞭。

這個世界上,總是有那麼一小撮女人,仗著自己來頭大,顏值高,就自以為是女王,把男人當豬狗看,哪怕被囚禁起來,也始終保持著她高傲的姿態。

其實這都是被男人給慣的,是一種賤毛病,唯有遭受出乎意料的重擊後,才猛地明白,她從來都不是什麼女王,而是個囂張的婊砸罷瞭。

啪,啪的掌聲,在達芙妮被兩個軍官架進電梯時,自背後傳來。

“我會殺瞭你們,把你們碎屍萬段,割下你們的話兒來,泡在酒裡!”

疼痛剛過去,還不相信被痛扁瞭達芙妮,就像詛咒人的巫婆那樣,眼神陰狠的看著高個子軍官。

高個子軍官看都不看她,隻是無聲的冷笑。

出瞭電梯,來到地面上後,就像拖死狗那樣,兩個軍官把達芙妮拖上瞭一輛裝甲車。

奧巴卡少將來到車前,對開車的少尉低低說瞭句什麼,後退,抬手。

在前後兩輛裝甲車,二十多名的士兵護送下,這輛裝甲車很快就駛出瞭天坑監獄,沿著四號公路,向佈偶島方向急速前進。

官路風雲

Posted on 2021年1月9日, 上午3:21 By
Categories: 未分类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