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草app是干嘛的

簽約的過程很簡單,也很順利,幾乎沒有任何問題,雙方都是認識多年,現在屬於絕對的鐵姐弟關系,彼此性格都十分瞭解,是可以信任的人。

就算是李孝利,剛剛翻著看瞭看fin.k.l的合約,最主要還是很好奇看一下mc公司,或許是說金昱范打算怎麼安排fin.k.l,安排fin.k.l回歸的。

至於什麼收入,休息方面的,不僅僅是李孝利,包括玉珠鉉三人,都沒有在乎,也沒有去看。

目前,fin.k.l四人最關心的,還是fin.k.l組合到底什麼時候,才能夠回歸,回歸是以單曲回歸,還是迷你專輯,或者幹脆直接來一張正規專輯回歸,這才是fin.k.l最關心的事。

雙方彼此之間都十分瞭解瞭,金昱范一看fin.k.l四人很果斷的簽下自己的大名,就知道這四個大姐根本就沒有看合約,不由感到一陣頭痛。

你們也是運氣好,上輩子是個好人,做瞭很多好事,才讓你們這輩子遇上我這麼一個老實人。不然的話,就你們現在這個對合約的態度,如果不是我,你們絕對是果斷的把自己賤賣,甚至是免費倒貼的賣瞭出去。

吐槽歸吐槽,但身為公司的會長,金昱范還是很有必要給fin.k.l四人先說說合約的主要事情,尤其是關於工作和收入分配方面。

關系是關系,但在公事上,金昱范更喜歡之前就把所有的事說清楚,免得到時候造成什麼誤會。

“努娜們,fin.k.l的合約方面,利益收入是3:7。按照目前mc公司發展計劃,估計會在明年五月到八月份之間,讓你們推出單曲,宣佈正式回歸。”

“什麼,就單曲,還要等半年。太久瞭,就我們的實力,一首單曲而已,現在給我們,保證一個星期給你消化掉,然後就可以發表瞭,為什麼要等半年時間。”

一聽是準備等上半年,然後用單曲出道,李真頓時不樂瞭。一臉幽怨的看著金昱范。

金昱范一臉無奈的看著滿臉不樂意的李真:“努娜,你說句真心話,你真的做好瞭準備,fin.k.l真的做好準備瞭嗎?”

金昱范這番話,讓原本還是一臉不樂意,我很生氣的李真頓時尷尬的笑瞭笑,沒有再說什麼。

別看李真平時不靠譜,還帶著一點神經質。但在工作正事方面,尤其是fin.k.l的工作方面。還是十分認真和重視的。

剛剛李真也是下意思的說出那繁華,隨著金昱范這麼反問一句,李真想瞭想目前自己,目前fin.k.l的情況,還真的沒有做好準備。

“好瞭,我知道瞭行嗎。別這麼看我。”看見金昱范和三個好姐妹一副形容不瞭的眼神,李真也坐不住瞭,有些“生氣”的叫喊瞭起來。

玉珠鉉無奈的嘆瞭口氣,有時候玉珠鉉也在想,自己的命真的很苦啊。偏偏攤上瞭fin.k.l這麼一個組合,攤上瞭fin.k.l組合也算瞭,但偏偏還攤上瞭李孝利這麼三個人。

李孝利不說瞭,純女漢子一枚,李真也是典型的神經質,需要哄著,就算是平時最斯文最聽話的小乖成宥利,真正知道和瞭解的人都知道,這孩子完全就是演技啊。

真正算起來的話,成宥利其實跟李孝利是一個性格的,隻不過沒有李孝利那麼強勢罷瞭,算是被李孝利壓制住瞭,加上平時演技大爆發,真正做到瞭人生就是演技,所以才會給人很斯文淑女的感覺。

有時候,玉珠鉉真的很想對所有人吼一句,你們眼神中的斯文淑女女神成宥利,其實也並不如你們所想象的那麼好,這孩子其實是跟李孝利混的,絕對的女漢子一枚啊,最不濟也是半個女漢子啊!

攤上瞭這麼一個組合,還有這麼三個性格不同但都很突出的成員,玉珠鉉覺得自己真的很苦啊!

不過話說回來瞭,玉珠鉉貌似不知道,李孝利三人對於玉珠鉉也是有著無限怨念的,畢竟隻要是一個正常人,碰到一個好姐妹的人,時時刻刻以媽媽的身份和角色跟你聊天對話,這也不是什麼好事。

感嘆歸感嘆,玉珠鉉還是很聰明穩重的,主動的說道:“確實,正如昱范所說的那樣,其實我們還沒有做好真正的準備。”

金昱范大為欣慰的點瞭點頭,整個fin.k.l組合當中,也就玉珠鉉最讓自己省心省事瞭。額~~~當然,這省心省事也是指的玉珠鉉跟李孝利三人比起來,不算上李孝利三人的話,玉珠鉉其實也不是一個讓人省心省事的人。

“大傢也別想得太多,其實關於你們fin.k.l的安排,是我跟洪勝成社長,還有公司的高層經過不斷研究和會議之後的決定。因為在我們看來,你們fin.k.l四人並沒有做好復出的準備。”

不理會一臉不服氣準備反駁的李真,金昱范繼續說道:“首先,這些年下來,足足五年多的時間,你們已經沒有再一起練習和同臺表演瞭,別說什麼好姐妹感情深,默契不會變,你們自己覺得呢。”

金昱范這句話問的fin.k.l四人啞口無言,雖然很想說些什麼為自己和fin.k.l反駁一下,但想來想去,確實沒有什麼地方可以反駁。

“孝利努娜還算好一些,這些年一直是solo歌手,最起碼還是在歌壇活動著,在表演和演唱方面,還是一直保持的很好,甚至比fin.k.l時期在演唱方面還有瞭明顯的進步。但就算是這樣,這五年時間下來,孝利努娜都是一個人solo,突然回歸組合,要開始組合的發展模式,不說別的。彼此之間的配合,表演時的舞蹈和換位等等方面,我估計孝利努娜現在不敢說全都忘瞭,但至少讓孝利努娜你現在做的話,你腦子裡有著很多記憶,但偏偏就是想不起來是吧!”

“好吧。我承認,確實如此,那又怎麼樣!”李孝利絕對是女漢子,這不,有些惱羞成怒的承認,然後霸氣十足的反問起來。

金昱范絲毫沒有理會李孝利,繼續淡淡的說道:“這就是所謂的五年空白期,已經讓你們的合作和身體記錄都消失瞭。如果說五年前,隨隨便便一首歌曲。你們四人多年的合作和默契,隻要一個人跳舞的話,其他三人都不需要彩排,就會很自然的加入進來,開始負責各自的部分,甚至連舞蹈都不需要編排,你們都會按照自己的習慣和對成員們的瞭解,很自然而然的跳出來。讓人看瞭不會覺得有任何的僵硬和不協調畫面。”

說到這裡,金昱范忍不住感嘆口氣。然後在fin.k.l四人的註視下,淡淡的道瞭一句:“這件事很明顯的告訴瞭大傢一個事實,那就是不管你們承不承認,畢竟你們已經有五年時間沒有合作瞭,默契方面已經消失。五年時間,你們還以為你們還是當年的那個fin.k.l。不管你們承不承認,你們已經不是當年那個風靡整個韓國,讓無數男人為之瘋狂的青春美少女瞭,你們現在一個個都開始奔三瞭啊,是奔三瞭啊。努娜們!”

好吧,金昱范承認,自己在說出這番心裡話的時候,完全是說上癮說漏嘴瞭,加上一時感嘆頗多,忽視瞭自己所說的對象是fin.k.l。

於是,當金昱范這番話剛剛說完的時候,fin.k.l四人頓時炸毛瞭:“呀,金昱范,我看你是找死!”

fin.k.l是什麼組合,天下無敵純女漢子的李孝利,神經質敢跟李孝利動手pk的李真,一個完美體現人生如戲全靠演技,被李孝利光芒所壓制的小女漢子一枚的成宥利,加上一個面對這三個性格突出的成員還能夠罩得住的玉珠鉉。

毫不誇張的說,fin.k.l組合四人的綜合pk能力和沖動,包括戰鬥力,霸氣程度,絕對是韓國歌壇女子組合當之無愧的老大。

因此,當金昱范說到最讓女人敏感的年齡話題,尤其是fin.k.l此時真的奔三瞭,並且說瞭不算,還帶著一絲絲的諷刺和嘲笑時,算是徹底惹怒瞭fin.k.l四人。

於是,李孝利一聲怒吼中,反應過來的金昱范,驚恐的發現李孝利一馬當先,李真陰笑著往左邊攔截自己,玉珠鉉右邊圍瞭上來,成宥利緊跟在大姐李孝利身後,四人向著自己殺瞭過來。隨後,隨後金昱范就眼前一黑看不見瞭,隻感覺到無數的拳頭向著自己身上招呼過來……

此時此刻,如果有人采訪金昱范的話,金昱范一定會真誠無比,深刻的告訴所有人,千萬別談女人的年齡,尤其進入敏感期的女人年齡問題。

幾分鐘之後,心滿意足的fin.k.l四人回到瞭自己的位子上,一臉滿足的整理瞭一下自己的形象和服裝,時不時很有愛的相互按摩著對方有些疼痛的小手,隻留下滿是傷痕的金昱范從地上爬瞭起來。

沒有理會自己雞窩一樣的發型,金昱范爬起來繼續一臉正經的說道:“孝利努娜還算好,繼續這些年還繼續歌手的事業和活動。但珠鉉努娜這些年可一直是主攻電臺dj,真兒努娜則是比較重視綜藝,至於宥利努娜,甚至讓人忘記瞭是歌手的身份,變身成為瞭演員。”

說完fin.k.l四人這五年的情況,金昱范無奈的攤瞭攤手,一副沒辦法的樣子說道:“努娜們,你們讓我怎麼辦,讓mc公司怎麼辦。就這個情況,別說一個星期可以消化單曲,最起碼也要給你們幾個月的時間,讓你們重新找回當年的默契啊!”

“好瞭好瞭,剛剛是我們心急瞭行吧,你看看你,都這麼大瞭,也是一個大明星瞭,怎麼這麼不在乎自己的形象呢。”

fin.k.l四人也算冷靜下來。冷靜之後也知道目前fin.k.l四人確實不適合復出。成宥利有些心疼責怪的看瞭金昱范一眼,走過來輕聲細語的說著,雙手也在給金昱范整理發型。

不過,面對金昱范一臉幽怨的眼神,成宥利也沒有堅持多久,僅僅幾秒鐘就忍不住很可愛的吐瞭吐舌頭。有些尷尬的幹笑瞭幾聲就回到瞭李孝利身邊。

“好瞭,不就是半年時間,五年都過來瞭,難道這半年時間我們還等不起。不過昱范,剛剛看fin.k.l合約,看樣子今後公司對我們的安排,更多的是solo發展。”

隨著李孝利這句話,fin.k.l沉默瞭,金昱范也沉默瞭。

不管fin.k.l承不承認。願不願意,包括金昱范和mc公司也一樣,但事實上正如李孝利所說的那樣,對於fin.k.l的安排和發展,確實更傾向於四人的solo發展。

fin.k.l是誰,那可是韓國女子團隊組合的始祖,當年因為經紀公司實力原因,在榮譽和獎杯方面或許不如死敵色s。但在人氣方面絕對是第一啊。

能夠做到這個地步,fin.k.l四人誰都是傻子。誰沒有那點眼光,從fin.k.l合約上面看出這個情況。

“也對,我們現在都是快要奔三的人瞭,更多的是靠著當年的人氣和影響力以及地位吃飯,但這種飯吃不長,不能夠一口氣都吃瞭。隻能夠偶爾吃一口,然後更多的時間是solo發展,把飯剩下來,讓我們fin.k.l今後還可以偶爾吃一口飯。”李孝利有些無奈的感嘆道。

玉珠鉉:“是啊,當年我們的粉絲們都已經成傢立業瞭。變得成熟穩重瞭,更現在的那些新生代的偶像組合粉絲相比起來,確實不會那麼瘋狂瞭。”

李真有些嫉妒的說道:“是啊,我們都老瞭,比不上那些新生代的後輩們,那麼年輕漂亮吸引人瞭,哎~~~”

成宥利也是有氣無力的說道:“更重要的是,這五年時間下來,我們四人在各自的solo發展都取得瞭非常不錯的成績,真的要放下solo事業,專心fin.k.l團隊組合的話,確實也太可惜瞭,犧牲太大瞭。”

好吧,金昱范看著眼前fin.k.l四人一個比一個幽怨的話,還能夠說什麼,原因和道理,fin.k.l四人都看得很明白,也說的很清楚,都幾乎說瞭出來。

“呀,小乖你什麼意思,我們個人solo事業很成功,要說成功的應該就是你吧,嘖嘖~~~現在你幾乎都讓人忘記瞭你是fin.k.l出身,是歌手出身的身份瞭,演員啊,大勢演員啊!”

聽到成宥利的話,李真不樂意瞭,這算什麼,什麼個人事業,自己有什麼個人事業,有什麼不可以放棄的,尤其是自己被說成專註綜藝節目,這算什麼啊,自己舞癡和身體僵硬幾乎在綜藝上都出名瞭,這對於李真而言,絕對是一個無法抹去的屈辱史啊。

fin.k.l四人,真正算下來的話,solo發展最好的無疑是李孝利和成宥利,至於為什麼李真隻說成宥利而沒有說李孝利,這完全是按照兩人的戰鬥力做出的決定。

面對李真的嘲諷,成宥利也不是什麼徐賢似的小受角色,毫不客氣的反擊起來:“是啊,比歐尼至少要強的多,最起碼我沒有丟我們fin.k.l的臉,總比歐尼你上綜藝強得多,天啦,我無法想象歐尼你上個綜藝節目竟然還能夠弄出大韓民國都知道的僵屍舞,我們可是fin.k.l,不是舞癡啊,你那樣做,會讓所有人以為我們fin.k.l跳舞不行的!”

眼看事件就要升級,金昱范連忙給李孝利和玉珠鉉一個眼神,這一次兩人還算配合,一人抓住瞭一個,開始強勢的鎮壓。

“目前韓國歌壇的情況就是這樣,大傢也知道,組合再輝煌,人氣再高,再成功,但隨著年齡的增加,失去競爭力這是必然的。這個時間或許是三到五年,又或者是七到十年,但最多是十年時間,失去競爭力是必然的結局。這個時候,繼續以組合事業為重也沒什麼意義瞭,大傢更應該solo發展,嘗試著去尋找新的出路,然後偶爾重聚繼續以組合形式折騰一下,算是給粉絲們的福利吧。”

說到這裡,金昱范也有些慶幸起來:“不過好算好,目前努娜們你們雖然是在不情願的情況下,開始瞭solo發展,但效果還不錯,甚至可以說非常不錯,大傢都找到瞭自己solo發展的方向和目標,這方面,努娜們你們肯定要比色s和強得多瞭。”

一聽金昱范這番話,fin.k.l四人一想,還真的像這麼一回事,尤其是有著色s和這兩個死敵做為例子,頓時滿意瞭,一臉得瑟的笑瞭起來。

沒辦法,這是事實,當年第一代十大組合的三支女子團隊組合,在分別經歷瞭各自組合時期的高峰期,開始步入成員solo發展之後,fin.k.l四人無疑是發展最好的,不說別的,光是李孝利和成宥利兩人的成功,就不是色s和能夠相比的。

想到這裡,fin.k.l四人頓時得瑟瞭起來,能夠壓制當年的死對手,這絕對是一件讓fin.k.l四人很高興的事。

看著一臉得瑟的fin.k.l四人,金昱范笑瞭笑沒有說什麼,對fin.k.l的安排也算是這樣定瞭下來。

畢竟,年齡越大,失去競爭力是必然的,這是誰都無法改變的事。對於fin.k.l的安排,金昱范更傾向於神話組合那樣,時不時一起活動,發唱片,在歌壇折騰一段時間,然後成員們分別開始自己的solo事業。

這樣,既可以保持組合不解散,也不名存實亡繼續在歌壇活動,同時組合堅持的久,對於支持的歌迷們而言也是一件好事,畢竟沒有歌迷願意看見自己喜歡和支持的組合解散和消失。

同時,對於組合的經紀公司而言,也是很有利的,既沒有放棄組合,可以從組合上獲得很多利益,不需要太多的資源,同時組合成員solo發展利益也很大,也可以靠著成員們solo賺到收入和關註以及人氣,然後反哺組合。

因此,神話組合的發展模式,無疑就是今後fin.k.l最適合的發展模式。(未完待續。。)

韓娛之星光燦爛

Posted on 2021年1月9日, 上午9:25 By
Categories: 未分类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