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国产之光作品

  

所以鬼厲沒有帥過三秒。

明殊先動的手,其後是封北,他就摸瞭五絕寶典那麼一會兒,就被兩人聯手搶瞭回去。

鬼厲:“……”你們又不要,還搶什麼啊!!

眾人:“……”這兩個蛇精病又打人,盟主快派兵來剿滅他們!!

鬼厲這個人挺有名氣的,不過不是中原人,相當於外邦名人,他那臉聽說是練功練的。

為瞭五絕寶典,他千裡迢迢的跑來,結果五絕寶典沒搶到,臉還丟盡瞭。

鬼厲纏著明殊和封北好些日子,不過每次都被揍得慘烈。鬼厲已經開始懷疑人生,他的那些屬下老說他天下無敵,一統中原指日可待,他現在怎麼覺得自己被騙瞭呢?

說好的天下無敵呢?

自己還沒有開始,就被人傢給放倒。

鬼厲屬於越戰越勇類型,越是得不到的東西就越想得到。

明殊非常煩他,每次吃東西他都能來攪和攪和,最後明殊將他打包扔給一隊商隊,讓人給捎回他老傢。

不過,沒瞭鬼厲,還有別的人覬覦五絕寶典。

封北一氣之下,帶著明殊回到五絕神教。

他不出去還不行嗎?

五絕神教對於封北這個教主夫人還是很看好的,天天慫恿他和明殊趕緊生個小教主。

封北高冷不已。

內心卻是各種MMP。

他倒是想生,可你們教主不配合,他一個人能把孩子生出來嗎?他又不是雌雄同體。

教眾們對明殊的個人問題非常關心,都不用明殊開口,他們已經開始準備婚禮事宜。

護法出關一次,見自傢教主不但有瞭暖床的,還要成婚,很是放心繼續閉關。

不過明殊聽藥丸教眾們背後議論,護法壓根沒閉關,他暗戀一個小妖精,偷偷下山去看小妖精,然而人傢小妖精壓根不知道護法喜歡她,所以護法在單方面的暗戀。

明殊一聽,這還瞭得!

護法把什麼活都甩給她,自個跑去逍遙快活。

所以護法還沒跑出兩裡地,就被逮瞭回去。

護法瞪那群藥丸教眾。

藥丸教眾傻笑,一溜煙的離開。

護法嚴肅臉,試圖跟明殊講道理,“教主,你現在已經可以獨當一面,屬下也有自己生活要過。”

“護法啊。”

護法看著上方笑得燦爛的女子,咽瞭咽口水,“教主。”

明殊幽幽的道:“我已經讓他們下去提親,那姑娘同意嫁到我們五絕神教來,婚禮就和我同一天,護法覺得這個安排如何?”

護法:“……”

教主根本就不講道理。

這餿主意可不是明殊出的,是那群藥丸教眾,她隻是問瞭一句,護法要是沒瞭,誰來幹活?

然後那群藥丸教眾抬著聘禮屁顛屁顛的去把親給提瞭,用他們的原話就是——

我們要是不幫護法一把,護法這輩子都別想和人傢姑娘拉拉小手。

他們都是為瞭護法的終身幸福。

明殊一錘定音,“所以護法以後還是少閉關,全教上下都還指望著你呢。”

五絕神教這麼多人,要幹的事可不少,不然全教上下都得吃土。

明殊將活甩給護法,總算能愉快的吃東西瞭。

婚期漸進,明殊發現自己好像很久沒有見到封北瞭……

她拽著一個藥丸教眾,“看到你們教主夫人瞭嗎?”

藥丸教眾想瞭想,“好像下山,我聽教主夫人念叨,他要逃婚來著。”

明殊:“……”

藥丸教眾又道:“已經快三天瞭呢,教主你都不知道嗎?”

明殊內心冷漠,你們沒跟朕講,朕怎麼會知道!!

“對瞭,教主夫人還把五絕寶典給帶走瞭。”藥丸教眾突然滿臉嚴肅,“教主,你說教主夫人這算不算攜款潛逃?”

你還知道攜款潛逃,真是難為你瞭。

教眾們雖然沒告訴明殊教主夫人逃婚瞭,可還是派人跟著他,明殊想找人很容易。

封北為什麼要逃婚?

他聽到明殊和教眾討論結婚當天要讓他穿嫁衣,嫁衣啊!女子穿的那種!MMP他能不逃嗎?

他要回七星殿去!!

然後把明殊從那群蛇精病手中搶過來。

封北揣著五絕寶典,行蹤雖然隱蔽,可還是被一些人撞見,導致他三天都沒走回七星殿。

“教主夫人……”

“教主夫人,您等等我們啊!!”

後面突然跑出一群人,封北連忙用輕功狂奔。

教眾們緊追不舍,封北第一次發現,這群教眾輕功竟然……這麼牛逼!!

MMP他們的武力值,都點成瞭輕功吧。

之後封北發現,這群教眾不但輕功瞭得,武力值也沒他們平時表現得那麼弱雞,這他娘的才是一群戲精。

“你們別逼我動手!”封北努力維持人設,“讓開。”

“教主夫人,您別為難我們啊,教主說,您要跑瞭,我們就得去吃土。”

“土一點都不吃。”

“所以隻能委屈一下教主夫人。”

封北被帶到附近的城鎮,雖然他反抗也能跑,可封北覺得自己真要是跑瞭,可能會惹怒那個大蛇精病。

為瞭任務,所以他委屈自己被綁來。

“殿主都學會逃婚瞭?”

封北被推進房間,他一眼就看到倚著窗戶的女子。

封北深呼吸一口氣,拿出早就準備好的說辭,“我是準備七星殿去給你準備聘禮,沒有逃婚。”

“是麼?”

“當然!”

這話封北說得極為理直氣壯,他本來也沒打算逃婚。

他隻是想拿回主導權,不要被嫁去五絕神教而已。

老子可是正兒八經的小夥子。

“這也不是去七星殿的路啊。”明殊挑眉笑,“殿主騙我不認識路?”

“那群人追著我不放,我能怎麼辦?”封北咬牙,“還不是教主自己挖的坑。”

穩住!老子能贏!

明殊想瞭想,也沒深究他為什麼走這個方向。

“為什麼逃婚?”

封北氣悶,不想講,可明殊朝著他這邊走過來,封北立即道:“你和他們說,要讓我穿……穿嫁衣,我是七星殿的殿主,是男兒身,怎麼能穿嫁衣!”

江湖人還不得笑死他?

以後還怎麼見人!!

明殊嘴角抽瞭抽,就為瞭這個?她還以為有什麼她不知道的重要劇情,結果就告訴是因為這個?

“我沒說過。”

“我親耳聽見的,你還賴賬!”

“他們討論的時候,我沒參與。”

教眾們討論的時候,她確實在,可她隻是在一旁聽著,根本沒插話。

再說那群教眾雖然討論得厲害,可也隻是討論。

他們是奇葩些,分寸卻是知道的。

這種事頂多過過嘴癮,真讓他們給七星殿的殿主穿嫁衣,估計得拋主棄教。

快穿系統:反派BOSS來襲!麻豆传媒国产之光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