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c影院18岁以上

  

香麗走後,第二波走的人是江南君。他無需由神兵護送,僅請蒼兒載到餘杭地界便可。蒼兒屬世間已絕跡的茫頭鷹,不可在人界露面,放下他後就得回軒轅山。

暫不能相伴主人,蒼兒顯得十分煩躁,江南君好一番安撫才令它平靜,竟惹得一旁的靈宣洛妒嫉,心想他對我,若還能這般親近該有多好……

正胡思亂想,江南君已坐上瞭鷹背,鬼臾區提醒他道:“靈帥,你哥哥要走瞭,你不告別,盡顧著發什麼愣吶?”

“哦!”他猛吸一口氣,趕忙抬頭,卻聽江南君道:“不過是小別幾日,盟主何須如此看重?過些時日咱們大傢不就又重逢瞭嗎?”

本是尋常話,聽在靈宣洛耳朵裡,卻是那樣不對味,簡直就覺得江南君是在有意敷衍。他沖上前一把按住蒼兒,不讓它飛,對江南君道:“哥哥放心,不足七日宣洛就定會趕回來,幫哥哥為婚禮采買!”

江南君苦笑,推開他的手道:“這些在江南世傢都是傢奴們的活計,勞動稽洛山的三軍大元帥親為,豈不是要折我的福?宣洛,你放心吧,七日內我保證隻忙婚禮,等你回轉,再向你匯報籌備內容。”

含譏帶諷地說罷便策動蒼兒,頭也不回地揚長而去,山口隻剩下痛心的靈宣洛,與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的鬼臾區。

左手是躺在烈冰宮裡的曦穆彤,右手是神神秘秘的江南君,靈宣洛左右為難,隻盼能快些完成漠北尋山的任務好趕回來,於是也趕緊向鬼臾區辭行。

鬼臾區已聽說他二人昨夜之事,剛才又明顯看出他們間不睦,想問到底發生瞭什麼,見靈宣洛一個字都答不上來,唯有嘆道:“據聞虛寒谷戰役結束後,曦穆仙說瞭一句話,說這場戰爭,已改變瞭許多人。靈帥,改變有好有壞,戰爭不是個好東西,結束就可視作是將壞事變好。但你得要小心,不要因為轉變,就把本該保留的好,反而變壞瞭。”

這番話聽似粗糙,卻頗具深意,靈宣洛受教,也知是自己的態度過於嚴苛,刺傷瞭江南君的自尊。

他表示謹遵盟主教誨,七日後再見江南君時,必與他修補關系,隨後想想,又取出一粒晶瑩的,宛若冰魂雪魄的珠子。

鬼臾區一見吃驚,這粒珠子他見過,正是從雲錦大門前奪來的天儀珠。

“靈帥,你此刻取它出來是何用意?”他問。

靈宣洛道:“盟主,這粒寶珠曾被南宮向拿來害人,我用水鈴鐺收伏時,聚集其中的冤魂還不肯散去,以至珠子呈現可怕的血色。如今先有我稽洛山的三靈,從他們所居的靈珠內采納內丹精華,用仙靈之力將精華輸送進天儀珠,感化冤魂,並賜予它們足夠力量,沿地下鬼道離去,後又有我在雲霄大門內采集十二仙靈力,從此十二仙精魂將永駐其中,再也不會被惡徒盜取。”

“靈帥之意,是指雲霄決戰進行時,這粒珠子已納入十二仙靈力?”鬼庾區難以置信,又不得不信。

靈宣洛點頭道:“不錯,其實三靈葬身虛寒谷,魂魄散盡,也是因靈珠內維持他們仙鬼之命的精華耗盡,他們無處依歸。此事的前因後果,隻有我最清楚,卻因身在南海戰場,沒能及時挽救三靈。這份內疚,隻怕將伴我一世。”

鏖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