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c影院主页

  

路西法聽到顏蘿的話,倒是笑瞭:“你當真以為神族就是那麼講恩情的嗎?你估計想錯瞭,神族,是比什麼種族都要殘忍和冷血。”

若不是知道歷史記載的前半部分保管在噬神者手裡,他怎麼會知道所謂的神族,那是噬神者所管轄的一個分支,當初若不是噬神者心軟,也不會有神族的崛起。

但是神族卻不念及那些年噬神者給他們的恩情。

顏蘿聽到這話,整個人一怔。

路西法說的沒錯。

神族涼薄。

她從很多神話故事裡就知道瞭。

當然或許不包括小一輩的。

但是那些年長的,都經歷過那場戰變的吧。

或許當年靈蝣一族的滅亡,也和噬神者有關吧。

所以當年顏蘿救下瞭靈蝣,也不知道她和靈蝣說瞭什麼,靈蝣才會跟著她。

顏蘿沒有再說什麼,阿瑤便端著一碗色香味俱全的面進來瞭。

路西法也占瞭起來,對著顏蘿說瞭一句好好休息,便出瞭房間門。

“面是你煮的?”顏蘿看著放在自己面前的面條,便有些驚訝的問道。

畢竟這面看著確實不比那些高級廚師做出來的差,聞著還要更香一些。

阿瑤點點頭:“是啊,姥姥祖上一直都是開面店的,聽說還得瞭皇上禦賜的天下第一面的牌匾,隻是現在傢裡人員凋零,我媽媽又不愛學,倒是我比較喜歡。”

聽著阿瑤的話,顏蘿倒是覺得自己嗨真是幸運,這種面肯定是皇上吃過的,不然也不會賜什麼天下第一面的牌匾瞭。

阿瑤挑起面條吹瞭吹,便放到瞭顏蘿的嘴邊。

顏蘿吃瞭一口,覺得味道很不錯,眼睛一亮:“這面做的真好,連面條裡都是香的。”

阿瑤做的這一碗面條很多,但是被顏蘿吃瞭個底朝天,連湯汁都沒有剩下,倒是把阿瑤嚇瞭一跳。

她還以為顏蘿吃一點就不吃瞭,畢竟白天顏蘿才吃瞭巴掌大的一小碗粥,沒想到晚上吃瞭腦袋大的一碗面條。

吃完後,阿瑤陪著顏蘿說瞭一會兒話,等顏蘿睡著瞭,才出瞭房間。

而這一晚上,顏蘿一直在做夢。

一會兒是小白被人抓走這麼,一會兒是崔玨一身血看著她笑,然後就是看到自己的爹爹幫她擋瞭玉帝的攻擊,就這麼死在瞭她的面前。

顏蘿一臉的蒼白,瞬間便醒瞭過來,然後就對上瞭阿瑤那雙帶著擔心的眼睛。

“顏姐姐,你做噩夢瞭嗎?”阿瑤身上還穿著睡意,連外套都沒穿。

現在已經是冬天瞭,晚上還是很冷的。

“沒什麼,你回去睡覺吧。”顏蘿搖搖頭,支著身子就坐瞭起來,明明是很簡單的動作,卻讓顏蘿一愣,她的手可以動瞭。

她還有些不相信,隨後試著動瞭動手,雖然還有些酸軟無力,但是確實是已經可以控制她的手臂瞭。

阿瑤看著顏蘿做起來,也是一愣,原來顏姐姐的手可以動瞭。

雖然阿瑤要在這裡陪著她,但是被顏蘿給趕回去睡覺去瞭。

而她卻一點睡意都沒有,她竟然會毫無預兆的做這種恐怖的噩夢。

甚至是身臨其境,就像真的會發生一般。

顏蘿自己拍瞭拍自己的臉,讓自己清醒一點,這隻是夢,不是真的,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她心中還是充滿瞭不安。

這個時候,顏蘿有些後悔自己沖動跑出來瞭。

極品地府:這個閻王不靠譜